背包客的故事-達爾文女王Mandy

by 小狐把拔

說來Mandy也是屬於傳奇性的人物,曾經只差那麼一秒鐘,她就要上了國際人口販子的卡車,幸虧正義的澳洲慢跑大媽施展輕功從百米之遙狂奔而至,即時使出一招河東獅吼出口相救著實嚇跑了歹徒,否則她現在應該會被賣到中東的石油部落,從此與酋長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咦,所以好像應該要被抓上車的)。

2009年的三月,獨自一人隻身前往澳洲打工渡假的她,最得意的就是只花了四千八的機票錢,不過買到便宜機票的他因為爆爛的英文加上自以為是症,想說加買15公斤的行李,外加航空公司原本就應該要有的免費20公斤行李託運,帶個30公斤應該是不成問題,結果一到機場就被要求補足15公斤的超重行李費用,便宜的機票一下子就變得很貴重了。 

雖然英文不是很妙,曾經把我要一支叉子說成『I want a fuck(fork)我想打一炮』而笑翻全場,但是Mandy憑著在台灣餐飲界的經驗,在澳洲的前半年可是都待在服務業工作,而且還成功地拜託澳洲的高階經理成為她的reference,之後找工作變得無往不利。在結束達爾文的工作候,秉持台灣人存錢的功力Mandy已經是小富婆來著,就這麼一路向南跟著旅行團來到了澳洲的肚臍-Ayers Rock以及傳說中的Outback,接著往下造訪了大洋路最後到達墨爾本。 

已經算是老鳥她本來以為找工作不是什麼難事,卻在墨爾本栽了一跤,找到的工作一直不甚理想,甚至還找到時薪六塊的賣珠寶工作,光是支付交通費跟伙食就不夠了。受到了當時人在塔斯馬尼亞的朋友邀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飛到了荒涼程度可比達爾文的荷巴特。 以新人姿態重新出發的Mandy住進了傳說中的Working Hostel,體驗正港的背包客生活,開始有一頓沒一頓的工作,旅館裡面也不乏有東方臉孔的台灣人三五成群結黨營私,總是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圈,結果喪失了很多學習的機會。幸運女神有時還真的會從天上掉下來,一份摘櫻桃卻以時薪計算的工作就這麼開始了,沒想到工頭偷偷從中觀察,同期一起進去工作卻偷懶的三位同伴在轉為按件計酬的薪水後, 全部都被淘汰出局了。 

短暫的櫻桃季結束後,另一份穩定的毛巾工作又莫名其妙自己找上門,這一做就是半年,幾乎快變成塔斯地頭蛇的Mandy終於回到澳洲大陸,再以怪招手寫履歷並郵遞寄送,竟順利地拿到許多背包客夢寐以求的雪山工作,甚至還奢侈地買下了老娘專屬的滑雪設備,誰叫旅館包食宿又簽約保障三個月不會失業,不寵愛一下自己怎行。 

結束了在澳洲的最後一份工作後,Mandy荷包滿滿再度踏上旅程,還自己組團從黃金海岸一路向北玩到了凱恩斯,每次有澳洲分享會就一定要把跳傘的DVD影片拿出來炫耀一下,最後回到了第一站-達爾文。雖然拿到了二簽可以待滿兩年,一來姐姐剛生了小寶寶,二來想達到的目標都完成了,只待了一年半Mandy就迫不及待先回到台灣與家人相聚。

剛回國的Mandy背包客九大症頭一樣也不少,反正手頭上不缺錢也不急著找工作,流浪的基因也還在血液中蠢蠢欲動,正計畫飛到菲律賓好好惡補一下自己的菜英文時,剛好遇到弟弟從軍報國去,家人希望Mandy能暫時不要出走,只好先實施B計畫-創業。曾是台積電人加上澳洲的存款,2010年底Mandy在家鄉-台南開了第一間以澳洲為主題的餐廳,透過澳式風情與背包客先進後輩持續交流,延續她對澳洲的思念,過去式的老包來到這裡,總是會心一笑那跟人臉一樣大的澳式漢堡,她的從業心態則是現在式的背包客所需學習的,未來的菜包更應以Mandy的失敗經驗作為借鏡,並開拓自己的成功經驗。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

error: 複製前請先經過原作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