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的故事-Vito之西澳再起

by 小狐把拔

每當說起打工渡假,Vito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一個人出發三個人回來。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是出門有休旅車代步,名下有幾間套房出租,除了可以常常捐錢做公益之外還幾乎每天陪在老婆小孩身邊,這樣的生活不知已經羨煞多少人。

『成功的一面講出來只會讓人留口水,失敗的經驗才是我們最需要記取的。』在澳洲找到了另一半並且不到半年就還完了在台灣的債務,雖然正職是高級遊民,但Vito卻身兼乙級室內設計師、包租公等多項副業。不過鮮少人知道他真實的一面是曾經在台灣當過酒店少爺還扛了一屁股債,剛到澳洲之時還得可憐兮兮地每天晚上在寒風中背著15吋的大筆電走30分鐘的路到狐狸家要飯,順便上網找工作再提著隔天中午的便當回到背包客棧,過了幾天買了張火車票跟狐狸擁抱後就說要到昆士蘭北邊當屠夫去了,後來一再被晃貶無法上工才過了幾個禮拜就鎩羽而歸,再用身上僅剩的幾百塊買了張單程票又飛到柏斯,從此之後便音訊全無了~~

『唯一不變的就是不斷改變』,失聯好一陣子的Vito終於又聯絡上狐狸了,原來他曾經窮到連手機儲值的錢也沒有,而且儲值了反正也沒訊號那就剛好省起來。換了好幾次工作的他此番打來是為了抱怨『這個禮拜只賺七百多(澳幣)』,XD當時狐狸在按摩店一週的平均收入是450~650澳幣,偶爾一週能賺七百塊就超高興了。這時的Vito已經是某農場的小工頭,每天騎著四驅越野機車上工,晚上就是聊天數星星,唯一的樂趣就是偶爾下山買幾隻龍蝦回農場練習刀工。不過在此之前,他可是過著在車上生活的日子,晚上偷跑去別人的背包客棧洗澡(並不可取),手機、筆電沒電了更是大剌剌地拿去麥當當充電(更不可取),在擔任House keeping的期間還曾經因為敲門沒人回應,意外看到正咩辦完事正在穿內衣的養眼畫面,對方的男伴還大方的邀他一起喝咖啡(XD不是一起做運動),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撿了不少客人帶不走的東西,因而省下了不少的生活費。

據稱Vito自己描述當時什麼錢都要賺,更曾經迷惘過而隨便亂花錢,因為賺錢真的太容易了。不過兄弟一場,在Vito發跡後曾經招待狐狸到黃金海岸最有名的高級日本料理吃一餐要三十幾塊澳幣的豪華定食,更承諾如果狐狸到柏斯玩,一定會招待狐狸去看『成人秀』。也或許正是生活真的太過於愜意了,正當某日狐狸在拔被研究所論文逼出來的白頭髮時又接到Vito的來電『兄弟,我搞出人命了』,就這樣女友變老婆,老婆提早回台灣待產,原本在澳洲的升學夢只好作罷,連狐狸的免費看『成人秀』的機會也一併告吹啦!

『如果你無法改變世界,唯一能做的就是強迫自己能生存下去』。雖然一再地跌倒被騙,Vito最終還是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也發現自己的生命價值,即使滿口菜英文Vito還是勇於嘗試與外籍主管溝通,差點還留下來當正式的員工。不用靠別人也能到處趴趴走,並且立志一有空就要飛到菲律賓去把英文學好,『語言是人隨時都有可能用到的工具』,Vito說『誰知道哪天流浪的血液再度竄動,搞不好會移民到澳洲去也不一定』。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

error: 複製前請先經過原作同意